Home / 中文新闻 / 中国驻南非大使田学军会见南非基础教育部长莫采卡

中国驻南非大使田学军会见南非基础教育部长莫采卡

W020161024589972404789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0月20日,驻南非大使田学军会见南非基础教育部长莫采卡,双方就中南教育领域合作交换了意见。

田大使表示,近年来,中南教育合作不断深化,在南政府积极推动下,汉语作为第二外语纳入南国民教育体系,成为中南教育合作和双边关系的一大亮点。中方愿与南方一道,共同推动包括教育在内的人文领域合作不断迈上新台阶,为助推南经济社会发展、增进两国人民友谊贡献力量。

W020161024589972427456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莫采卡部长感谢中方对南非教育事业发展的大力支持,她表示,不久前她刚刚率团访问中国,同中方相关教育部门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对接,中国在基础教育领域的成功经验和做法值得南非借鉴,希望双方未来加强沟通对话,进一步拓展合作领域,力争取得更多合作成果。

BLKT - Black Tax banner

Check Also

南非电商需要的技术在不断的发展,不开网店的死的快,开了网店的不知道路在哪!

南非电商怪圈:又一家“平台”倒下了

上周接到一封南非最大的比价网站“pricecheck.co.za”的内部信件,主要是说“Pricecheck”的“marketplace”将于2019年3月25日结束营业。但其原有的“比价搜索”引擎业务保持不变。 这一信息标志着,南非最大比价网站“pricecheck”的副业——“电商平台”进过近3年的发展,最终寿终正寝。我粗略的整理了一下近5年与“pricecheck”合作的的过程,供大家研究南非电商的发展,希望对要来非洲发展电商和跨境电商的同学有用。 我是2014年接触“pricecheck”的,Pricecheck当年以南非第一大“比价搜索”平台服务推向市场。根据其业务触角,我认为其背后有着“bidorbuy”相当的支持背景。进过对其服务的实质进行了沟通和研究后,发现其主营服务其实就是一个南非本地的产品搜索引擎,而讽刺的是,pricecheck从谷歌搜索引擎上买关键词。当然不可否认,很多小众的搜索引擎都是这么操作的。可见南非电商从业人员对互联网技术的认识还是有代差的。 Pricecheck 的盈利方式也很简单——CPC, 他付google CPC R1(兰特), 他收客户CPC R2(兰特)。简单吧! 可能是生意太好了,膨胀了,或者是看到其兄弟网站“bidorbuy”生意太好了。2016年底,Pricecheck推出了“Marketplace”电商交易市场服务。根据当时其公布的数据,当时pricecheck每月有近600,000用户浏览(别和中国网站数据比,人口基数不同)。 当时我们也被邀请参加了测试,但我个人还是对其设计构思产生了严重怀疑。所以在1个月后退出测试。pricecheck原本想利用自身流量,让买家通过其marketplace进行购物,然后再向卖家收取15%-30%的销售提成。很明显,卖家不买账,买家不买单。3年后的今天,最终歇业。 从pricecheck的电子交易市场关闭,我们可以看出南非的电子商务市场经过10来年的发展,目前已经进入了一个不安定的时期。传统线下门店纷纷都开设了自己的电商门户网站,但又要兼顾线下门店生意减少的问题,畏手畏脚。南非传统综合服装连锁集团edcon被爆出严重亏损,准备进军服装折扣店。南非几大银行将大幅裁员,代替的是电子银行服务系统。 南非电商需要的技术在不断的发展,不开网店的死的快,开了网店的不知道路在哪!都想做平台,平台哪那么好做!不如做好你的细分市场定位! 总结: …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